第200章:不屑为伍
书名:今夜海棠未眠 作者:我是大白鸭 本章字数:2275字 更新时间:2021/06/19 01:24:24

她亲眼看为自己怎么在江酒丞这里沉迷。

深夜里。

墙上的指针慢慢悠悠地晃到了两点,耳边是男人沉沉的呼吸声,言如意却毫无睡意,身上一股汗臭味。

她裹了件衣服,从床上起来,晃荡到窗边。

风呼啸地从窗前吹过,在耳边形成巨大的声响,吹在言如意的身上,只觉得到处都在隐隐作痛。

身上的每一根骨头都好像是被拆开了一般,骨头和肉之间被灌满了铅,沉重得抬不起腿来,只是这一点点小小的距离。

她走过来,竟然身体已经有了一些薄汗。

言如意裹紧了衣服,风吹拂着她的脸颊。

床上的人熟睡着,她的心却飘向了远方。

如果说上一次的他们是因为情绪失控,那这一次又是因为什么呢?

那颗心仿佛就像是被蒙在了一层磨砂里,她看不清里面到底是装的谁,这种感觉让她觉得有些无措。

不知道面对江酒丞,她是可以接受吗?

每一次,好像自己都会不知不觉被他迷惑,可是,言如意你是个如此容易被人迷惑的人吗?

她一次次地质问着自己,却还是没有一个答案。

原来人的情感也可以这么复杂。

倚靠在窗边,言如意想要让这风来得更加猛烈一些,将她的脑子给打清醒一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夜实在是太过于奇怪和难以把控,她心里竟有一丝觉得欢喜。

……

阳光倾斜而下,透过玻璃窗照射在地面上,也投射到床榻上的侧脸。

刺眼的光线将沉睡的人儿叫醒。

江酒丞缓缓睁开眼睛,努力去适应,眯着眼睛伸手往旁边一摸,旁边的床铺上空空荡荡,空落的感觉突然侵袭了他全身。

来不及换好衣服,江酒丞从床上跳下来,跌跌撞撞地推开房门冲出去:“言如意!”

房门一推开,一股香气从厨房里传出来,言如意正穿戴着围裙,手上还端着一盘煎饼:“你醒了,吃饭吧。”

那一股饭菜的清香,解除了江酒丞心中所有的担忧,他顺势坐在餐桌上,上面已经放好了不少的餐食。

曾经的记忆一瞬间涌上了心头:“以前总是你给我做早饭,如今......”

“吃吧。”言如意却打断了他的话。

当初她十几岁,被父母捧在手心上,哪里会做什么早饭,但江媛从小喜欢研究食谱,两兄妹的关系不错,所以每日都给他做早饭。

被江酒丞带回来之后,言如意也被要求做早饭。

手上满是被烫伤的水泡,学了好一阵子,才练得了江媛的手艺。

这一切原就不是她的自愿,又怎么愿意和他一起回忆过去呢。

一口一口地将饭菜塞到这嘴里,竟然觉得如同嚼蜡一般,江酒丞倒是吃得开心,这桌子上摆放的都是他以前喜欢吃的东西。

吃在嘴里,便是觉得清甜可口,是比那些外面的食物更加入口。

安静之中,时间缓缓走过,言如意抹去嘴角的污渍,坐正了身子看着他:“岳海应该已经在下面等你了,回去换个衣服你就下去吧。”

“你为什么总是赶我走?”江酒丞抬起头来问道。

每一次两个人相处时间不过几分钟,言如意就会想尽办法和他保持距离,就好像自己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遇到不知道怎么解决的事情,第一个反应不是向自己求救,自己却想什么乱七八糟的方法,还害得自己吃亏。

在她起身的瞬间,江酒丞一把拽住言如意的手臂:“别推开我,我只是想保护你。”

骄傲如江酒丞,这还是他第一次这样卑微地请求一个人,习惯发号施令的人,能够拉下这个面子说这个话,属实不易。

言如意甚至都能听到他语气中的颤抖。

但她的身子未曾有一瞬间的移动,只是背对着江酒丞,一语不发,也没有抽回手,两人的僵持让江酒丞没由来的一阵心慌。

“我先走了。”江酒丞败下阵来,先一步松开了手。

在门关上的那一刻,言如意还是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她盯着自己的手掌看,上面似乎还残留着江酒丞的余温。

以前听说,人的心真的会碎裂的,言如意捂着隐隐作痛的胸口,这种疼痛是否就是心碎的感觉呢?

一个晚上的思考,她很清楚地明白自己对江酒丞的感情是复杂的,里面一定是隐藏着别的情愫。

而那一份感觉,言如意很清楚地明白是什么。

这一个认知,让她无法再正视江酒丞,她害怕自己的眼睛会出卖自己的情感。

......

江酒丞刚刚到办公室,门口就已经有人在等待着:“什么事情?”

“江总,您看看这个。”手下的人将一份文件递过去,神色紧张。

一看这份文件就不是什么小问题,江酒丞疑惑地接过来一翻,却发现是陆冕最近的行踪汇总:“你是说他最近经常出入这样的场合?”

“是的,这些地方都是需要实名登记才能进去的,我们无法进入,所以只能在外面等待,并不知道他们具体说了些什么。”手下的人据实回答。

文件上的信息让江酒丞心中的不安更加加剧:“你再派一些人去国外保护老夫人,言小姐那边也是。”

“你先下去吧。”

岳海和另一个一起退下。

“岳助理,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措施?”手下的人跟着江酒丞已经多年,忠心耿耿,自然是忧心江酒丞的安全。

岳海回头看了一眼。

玻璃窗里,江酒丞双肘撑在桌子上,眼睛幽幽地盯着前方,岳海收回视线:“不用,江总怎么说就怎么做。”

陆冕......

房间里的江酒丞心里七上八下地不能稳住。

那些个会所里都是一些共事的商人,但商人之间也是有划分的,对于那种为达到目的不折手段的商人,江酒丞是毫无感觉。

而那里面就是聚集的这些人,随随便便地拉出来一个人,背后估计都使用过什么阴狠的手段,导致市场的恶性竞争。

陆冕和这些人为伍,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好事。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