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保安事件(二)
书名:重生后她竟成了大佬 作者:神明难逃 本章字数:4708字 更新时间:2021/05/28 01:10:55

没想到褚钰居然这么直接,刘安怔了几秒,反应过来说:“我们大厦有明文规定,监控属于行业隐私,除非是在有急事的情况或者有警察在场的情况下才可以查监控,可是褚小姐在没有得到我们工作人员的许可下就强硬进入保安室,这等同你违反了我们写字楼的规定,是不是应该给我们写字楼一个说法?”

“那你觉得什么算是紧急情况下?你又怎么知道当时我的事不是紧急的事情?可是这位保安同志,不管我和徐总经理怎么说,都不愿意让我们查监控,所以无奈之下我们才能硬闯。”褚钰纤长的手指指在强子的身上,眉宇间毫不退让

顿了顿,褚钰继续说:“当天,SOSO公司徐总的女朋友赵小姐失联,因为不能泄漏她失联的消息,我们已经向这位保安提出请求,并表示一切后果我们愿意承担,但是他一直在推诿,不愿意给我们看监控,我现在有理由怀疑,他和绑匪是一伙,意图拖延我们找到赵小姐的时间。”

“我没有!你不要诬陷我!”听到褚钰这么说,强子脸色一下子变了,慌张地反驳。

褚钰挑眉以对:“那为什么你一直拦着我和徐总经理,一直不让我们看监控?难道先前我们没有好言好语地向你请求吗?可是就是这个人……”

褚钰的手指着强子,目光环视众人:“这个人,他明明我和徐总经理有多着急,可是他就守着那一道门,不让我们进去,我想问问这又是哪门子规定?如果那天因为他的行为,赵小姐出了什么事情,我想知道,是不是他也能够承担起这个责任?!”

“这……”刘安沉吟一声,回头瞪了眼强子,这个混球也不知道事情全部都告诉他。

刘安只能退了一步,拿褚钰伤人的事拿出来说,“这件事的确是我们的过失,可是你动手打人总不能是假的吧?你看看,这手臂直接被你打骨折了,还有今天的大广,这件事姑娘你总没有办法抵赖吧?”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刘安的眼里满是算计的光芒。

一看这个小姑娘就知道她和徐子阳的关系不一般,肯定可以用医疗费狠狠敲一笔。刘安顿了顿,继续道:“既然你打了人,我们想着你还是一个小姑娘所以没有报警,你是不是该有所表示?”

褚钰颔首道:“可以,没问题,只要你们拿着医院的发票来找我,医疗多少钱,我一分钱不少地给你们。”

钱德指了指自己的手臂,狮子大开口:“单单我这个手去医院打石膏就花了五千块,现在大广还躺在床上,你不给个一两万,这事根本不可能结束!”

这是在碰瓷吗?

把自己当冤大头了?

褚钰冷笑地瞅了钱德一样,缓缓道:“别说五千了,就算医疗费是五万我也可以全额付给钱,但是你必须拿着医院的发票来找我,否则一分钱你都别想捞到。”

“发票被我们弄没了。”钱德睁着眼睛说瞎话。

“没了?”

褚钰冷冷一笑,重新坐回椅子上,重新拿起桌子上的文件翻阅,淡淡道:“你可以拿着病例去医院再要一份,就说看到发票打伤你的人才会给钱,我想医院应该会同意的,还有躺在床上的那个叫什么广的也是,看到发票我才会给钱,其余一律免谈。”

钱德脾气一下子冒了上来,反正有刘安在这里,他也不怕惹事,蛮横地冲到众人的面前,另外一只手狠狠排在办公桌上,恼怒道:“说了你给两万块钱这件事就一笔勾销,不要给脸不要脸,否则我们就报警了,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那你报警吧。”褚钰眉目不动。

“你——”钱德气得想打人,幸亏刘安眼疾手快地拦了下来,向钱德使了个颜色,钱德重重地喘几口气,给刘安一个面子,将心里的火气按压下来。

“小姑娘,我看你也不是缺钱的人,两万块钱对于你来说并不算什么,只要两万块钱,这件事我们就当没发生过,怎么样?”刘安低着声,手上还比出数字2的模样,笑容带着威胁的意味:“还希望您好好考虑一下,毕竟SOSO这么大一个公司,对外还是比较注重的名声的吧?”

褚钰轻轻翻了一页文件,故意不甚在意道:“SOSO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刘安明显是不信的,笑容愈加讨好,“怎么可能呢?你不是SOSO的老板,你为什么在办公室里?怎么还能翻阅这些文件呢!”

“你说这些吗?”

褚钰将文件翻过来递到刘安的面前,让他看得清清楚楚文件上的内容,她笑着说:“其实我也看不懂这些文件,就是随便翻着玩的,这是英语还是什么语?”

刘安的脸色蓦地沉了下来,语气不善:“褚小姐,你是在耍我们吗?”

褚钰露出惊讶的表情:“你到现在才看出来?”

察觉到几人想杀人的目光,褚钰微微笑道:“当然我所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只要你们拿着医院的发票过来找我,你们的医药费,我一定会帮你结清,也会另外付你们一些养伤的钱,毕竟马上你们就快没有经济来源,我还是想要体谅你们一下的。”

没有经济来源?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刘安心头一跳,并没有明白少女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可是她恬淡宁静的语气,不经意似乎钻进了刘安的皮肤里握住了她的心脏,一句‘没有经济来源’让他的心中荡起一股难以言说的不安感。

这个少女能够随意地出入SOSO公司,甚至能够在总经理的办公室待着,假使她不是SOSO的老板,那身份必定不凡,不然怎么可以肆无忌惮?

此番这次自己带着这几个人来找她的麻烦,万一她是有什么身份的人,那自己不是倒了大霉了?

只可惜,刘安意识到得太晚了。

“咚咚咚——”办公室的敲门声忽然响起,

秘书的声音从屋外传来:“褚小姐,周董事长已经到了。”

“让她进来吧。”

周泽深一身得体的西装,见到办公室里的情况他的眼中有惊愕的光芒,他笑着说道:“褚总,你找我来有什么事情?”

褚总?

褚总!

自打周泽深一进屋子的时候刘安就已经认出这是他的顶头上司,却没有想到她居然还是自己顶头上司的朋友。

而自己!

自己前几秒居然还带着他手底下的员工来勒索自己老板的朋友

刘安只觉得自己此时此刻头昏脑胀,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差点摔倒在地上,幸亏旁边的钱德抚了他一下,没让他摔在地上,钱德问道:“大荣哥,你怎么了?”

钱德的说话的声音吸引了周泽深的注意力,他转过头看了过来,正好看到脸色有点发白的刘安,他并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目光看向褚钰,“褚总,是不是这几个人做了什么错事?你跟我讲,出了任何事我来负责。”

“……周总。”刘安用力命令自己站直了身体,嘴角露出一抹无力的笑容。

钱德的脑子里面‘嗡’的一声巨响。

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炸开,炸得他脑仁生疼。

“你知不知道这栋大厦的领导和我们褚总是什么关系!你这份工作是不想要了是吗!”

强子忽然那天徐子阳怒气冲冲无意之间说出来的这句话!

当初他以为是徐子阳为了进保安室查监控,才会撒这个谎,没想到原来他不是在撒谎,他说的都是真的,这个少女真的是自己领导的朋友。

想到自己那天几次三番找借口不给他们进保安室,而且今天还用难听的话辱骂这个少女,甚至还想要敲诈两万元人民币,自己究竟在做些什么?!

褚钰扬了扬眉,“周叔叔,你可以问问他们,他们肯定叙述得比我详细。”

“到底怎么回事?”周泽深看向几人。

刘安尴尬地冲周泽深笑笑,偷偷瞥了褚钰一眼,见褚钰没有要说话的意思,自己也不敢先开口,免得再惹到这个少女不快。

周泽深总算察觉出了办公室不同寻常的气氛,在褚钰和刘安之间眸光流转,察觉到刘安等人的惶恐不安。

他就猜到这群人肯定和褚钰发生过什么不愉快。

最后,周泽深将目光落到褚钰的身上,询问道:“褚总,你直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褚钰抬眸望向刘安,笑容恬静优雅,眸光慵懒,“你来说吧。”

“我、这……”刘安是有苦说不出口,本来以为钱德和强子是挑了个软柿子,搓圆捏扁任由自己,结果这两个蠢货有眼不识泰山,居然惹到了自己老板的朋友,一想到刚刚自己做的事情,带着下属吓唬勒索钱财,刘安就觉得眼前直犯黑,尽管这房中空调散发出阵阵凉意,但是他的头上仍然冒了薄薄一层汗,腿脚忍不住发软。

周泽深虽然不精通人的心理,但是刘安此刻脸上的表情她是看的一清二楚,看来这个刘安一定是犯了什么混事,所以在面对褚钰的时候才会这么不安。

而褚钰。

她是自己的恩人,也是自己不敢得罪的风水师。

刘安没有开口说话,褚钰也不强求,直截了当道:“既然你不愿意说就算了。”看向周泽深:“带他们去人事部把工资结了吧,这样的员工只会让周氏集团的形象越来越差。”

褚钰这话的意思就是要辞退他们吗?

“不要啊!褚总,这事是我们做错了,我道歉,我忏悔,我写悔改书,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您别辞退我,我儿子刚刚出生,还在嗷嗷待哺的年龄,没了这份工作就没了经济来源,我还怎么养家啊!”老刘抹了一把老泪,差点就要在褚钰的面前跪下来,真情流露的模样还颇有几分可信。

他今年已经将近三十岁,好不容易找到个工资待遇、福利都这么好的公司,而且还是个经理级别的位置,他到哪里都找不到这么好的工作,是个明白人都会想办法痛哭流涕地先想个办法留在这家公司再说其他。

“想留下来也可以,如果你可以做到以下两个条件,我可以向周叔叔求情,把你们留下来。”褚钰不在意道。

“好好好,别说是两个条件就是二十个条件我也答应,褚总你只管说。”

褚钰抬眼看他,窸窸窣窣的黑发微微遮挡住她美丽的黑色瞳孔,让人一看便会丢了魂……

“第一、公司内所有保安必须有部门认定的合格证书,不合格的一律辞退。”

刘安一愕。

“第二、你从公司基层开始坐起,以后能不能升职全凭你自己的个人能力。”

等到两个条件都说完,刘安已经面色僵硬,无言以对。

褚钰的烟波深沉如墨,冷硬在眼底掠过,口吻没有一丝一毫的心软,她这样的处理方式让人找不出错处,但是却和刘安的期盼出入太多。

他本以为少女口中的条件是让他以后认真做事,不准再出现这样的情况,但他没有想到这个少女居然给他提这样的条件!

第一,所有保安必须有部门认定的合格证书,不合格一律由他来辞退,这不是逼着他把他这些兄弟全部都辞退?

那让他以后还怎么在这些兄弟面前做人?卖兄弟求工作?

第二个条件就更加可笑,从基层做起,他本来身为大厦的经理,管理大厦所有的员工,现在让他从天堂降到地狱,变得普通职员,奚落和嘲笑就算了,他平日里对这些职员根本没有什么好脸色,这次降级,他们还不有仇报仇、有冤报冤?自己还能有一天好日子过?

这两个条件根本没有执行的可能性,刘安刚想张嘴替自己求情,岂料褚钰的决心如匪石,没有半点可以转还的余地,目光冷如皎月,“如果做不到,现在立刻走人,我不想再重复第二遍。”

既然已经没有其他可能性,钱德直接破罐子破摔,像个无赖似的直接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恬不知耻道:“走人就走人,但是走人前,麻烦你和周董你把医疗费给我们,不然我们就不走了!”

“对,没错!”既然哀求没有用,其他保镖也不再沉默地卑微着,纷纷出言。

“把医疗费结了,我们立马就走!”

“就是,我看你的身份也不简单,如果我们把这个事卖给狗仔,肯定要比两万块值钱,臭丫头你好好想想吧!”

褚钰眼波流转,微凉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掠过,笑容轻柔:“监控里能看到在我动手之前,有两次明明是两位保安先对我先出手,所以我打伤你们的行为在法律上属于自卫,帮你付医疗费是出于我的好心,如果你们非要继续和我斗下去,只会明白一个道理,有钱人的好处就是有钱,你们想斗也斗不过。”

“所以趁我现在心情好愿意帮你付医疗费的时候见好就收,否则让你们一分钱都捞不到!”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