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等待救援
书名:他和她的小情书 作者:锅锅绿 本章字数:2643字 更新时间:2021/06/18 23:49:42

“壈壈,壈壈——”

一声又一声,响在纪安壈的耳旁。

是谁?

是谁在焦急地喊她的名字,带着无比厚重的喘息声。

她试图睁开双眼,可却怎么也睁不开,四周全是黑色的,她像是溺水的人儿,等待救援。

朦胧之中,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人用力抱起,随即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她的身后响起,彻底划破了整个黑夜的宁静。

待硝烟弥漫过后,周围又是寂静得可怕。

唯有一道沉重的呼吸声传来,且声声入耳。

蓦然,纪安壈眼前一片白光,那光芒灼得眼皮生疼,她不禁皱了眉,终于艰难地睁开了双眼。

那天边的火光映入她的眼底,犹如火烧云一般耀眼,再往上看,是江辰希线条分明的下颚骨,有血迹正顺着他修长的脖颈滑落,染在了白色衬衫的衣领上。

她才惊觉,他全身都沾满了鲜红色的血,在微弱的月光下,显得如此的触目惊心。

他抱着她,一步、一步朝前走去,眼角有血痕,却坚毅万分,身后的轿车终将在烈焰的火中被焚成灰烬,大火四起,还有呛人的汽油味、灼烧味。

不知过了多久,前边有车喇叭的声响。

紧接着,几道匆乱的脚步声传来。

“大少爷——”

那一刻,江辰希像是骤然失去了身上的所有力气,倒在了地上,可他的双手仍旧牢牢把纪安壈护在了怀里。

恍惚中,她隐隐感觉有人在拖动她的身体。

等她虚弱地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视野里一片模糊,唯独江辰希的样子在她的眸中渐渐清晰,也越来越远。

她看见了他脸上的血,也看见了他身上的血,他为了保护她一定受了很重、很重的伤吧。

这一刻,纪安壈什么都想起来了。

几分钟前。

为了让疯狂疾驰的车子停下,江辰希毅然决然地选择开进另一条施工已久的废弃道路。

在穿过层层禁令标志牌后,猛地撞上了一块巨大的石头,车子被撞翻在半空中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后成功侧翻停下。

这一个惊险的过程中,车窗碎裂,他下意识将她紧紧护在怀里,用自己削薄而挺直的肩膀为她挡住了一整个世界。

只是,车子侧翻,纪安壈被卡在座位上出不来。

那时候,大火已经开始蔓延、四起。

不多时,车子便会爆炸。

其实,他可以一个人逃的,他完全可以。

但是,江辰希仍旧奋不顾身地拯救她于水火之中,亦犹如三年前H路华荣街的那一场大火,却更加的义无反顾。

他很累,他的脸色明明就已经苍白得像一张白纸,他受伤了,他的手在流血……

她简直心疼得无以复加。

她想说,

可以了江辰希,已经可以了。

当车子被撞翻的那一刻,当纪安壈身陷黑暗中无处可逃之时,当四周有了灼身的感觉,那种被扼住喉咙的窒息,好像整个世界都要窒息了一样,她的心像浮云突然沉入海底,感觉不到一丝希望。

那疼痛随之而来,脑子也一片空白,唯有“滋滋滋”的电流声响在她的耳旁,刺耳得醒神。

她跌入了无边暗涌的海里,往下沉。

“壈壈,壈壈——”

忽然间,有一道光束投入了冰冷的海底,她拼命抓住那束光,终于极力冲破重重障碍越出大海,只为了见一面那个声声迫切呼唤着她名字的人。

最后,在车子爆炸的前一分钟里,江辰希成功救出了她,并抱着她离开了。

一分钟后,车子在身后爆炸,声音震耳欲聋。

他用自己的后背挡住了由于车体爆炸而喷发出来的汽车零件,只为能够将她紧紧护在怀里,不让她受到一点的伤害,靠着最后仅剩的一丝意识带她去安全的地方。

后来,他的人来了,他也终于彻底失去了意识。

因为,他足够放心了。

……

纪安壈泪流满面,她看见黑衣人带走了他。

她想伸手去触碰他的脸、去感受他的温度,可却怎么也抓不住,远远近近,只有一缕空气在她的指尖慢慢淡去。

不要!

我不要和江辰希分开,你们要带他去哪里?

她在心底竭斯底里地呐喊,喉咙却怎么也发不出一丁点声音,视线模糊成一片,他的身影也越来越远,直至消失在了车里。

“江辰希……”

终于,她又一次失去了意识。

————

窗外明媚,照得屋里透亮,还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道。

“江辰希……”

纪安壈睁眼时,映入眸底的是一片白花花的天花板。

“壈壈,你终于醒了。”纪母喜极而泣,“你可吓死我和你爸爸了,我们都很担心啊。”

她隐隐觉得头疼,嘴唇也干燥得生疼,“妈,我睡了很久吗?有多久?”

“很久了,你已经昏迷不醒整整三天了。”

三天?

她一把激动地握住纪母的手,声音慌张:“那江辰希呢?”

“辰希?”纪母摇了摇头,“我未曾有见到过他。”

闻言,纪安壈不免失望地松了手。

那一瞬,她就明白了,他不在这里。

或许,在一个很遥远的地方、一个她找不到的地方。

可是,他们好不容易才再一次相遇,好不容易才得以摆正了前世与今生的那些所有颠倒的影子。

她和江辰希的互相奔赴,终于换得可以好好的相爱一场了。

但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又要分离?

难道相爱的两个人,就注定不能在一起吗?

那一天,纪安壈在纪母的怀中哭得不能自已,她像个得不到糖的小孩一样放声大哭。

她哭得是那样的撕心裂肺、悲痛欲绝,让纪母也动容不已,心疼至极。

“不哭了、不哭了,我的壈壈不要哭了……”

可是,纪安壈已经听不见外面的声音了。

她仿佛看到了江辰希。

辰希、江辰希,别丢下我。

你还活着,你一定还活着,对不对?

所以还要多久,我才能再一次见到你啊、江辰希?

————

两个月后。

夏天将至,绿树开得茂盛,一片朝气蓬勃的气息。

在这春末之前,老槐树上早已开满了粉红或乳白色的花,有风吹过便纷纷落下,十分美丽。

空气中,还有一阵极清淡的香气。

纪安壈伸开手掌,接住落下的花瓣。

粉红色,还有点白,很好看。

但她还没细瞧,就被云璟江夺走了手中的花瓣,“我说你啊,这两个月过得浑浑噩噩,今天怎么有兴致来看花了?”

她轻笑,脸色微微苍白:“我来许愿。”

他吃惊,“许愿?这花瓣也能许愿?”

“不是。”

纪安壈摇头,眼中映入了朵朵簇拥一起的槐花,后来,她慢慢移开视线,望向了很远的地方,眸底随之泛起了淡淡的涟漪,轻声开口说道,“你知道吗?十几岁的时候,我遇见了一个清风明月般的人,我什么都没想,只想爱他。”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1